光想🐣

暂不开放转载 希望创造一个美好的平行世界,有一天宇宙崩塌记忆重合,所有人都幸福过

……感觉自己好像很久没动笔了。


不管是画画还是码字。


要学的东西感觉越来越多了。


人为什么只有一个脑子,一天为什么只有二十四小时。


😦。

【盗笔~all丧】如果刘丧回到最初(247)

如果刘丧回到盗笔开始的的时候。

造景。

旅行篇(十九)

私设如山,当架空看。

剧情魔改。

ooc警告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0)


  å´é‚ªè¯´ä»–并不希望一次单纯快乐的旅途变故横生,所以他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——无视。


  è€ŒåŽå¼ èµ·çµé‡å¤äº†è‡ªå·±çš„观点:“天下太平。”


  èƒ–子介于状况外和状况内之间,看看张起灵,又看看吴邪,啧了两声,摇了摇头,抓着刘丧的手指着德仁离开的方向大喊——


“恶灵退散!”


  åˆ˜ä¸§æ²¡å¿ä½ç¬‘出了声。


  äºŽæ˜¯ç¨æœ‰æ²‰é‡çš„气氛竟很快散去了。


  å››äººå›žåˆ°å¯ºåº™ä¹‹ä¸­ã€‚


  ä¸€å¤œæ— æ¢¦ã€‚





(1)


  ç¬¬äºŒå¤©ä¸€æ—©ã€‚


  åˆ˜ä¸§çš„生物钟准时生效。


  ä»–从床上坐起,伸了个懒腰。


  ç©ºæ°”之中弥漫着食物的甜香。


  èƒ–子竟然早早就起来了,穿着一身藏袍显得格外“威武雄壮”,正在炉边煮茶,见刘丧醒了,把今儿个的“亲子装”扔给了他。


  åŒæ ·æ˜¯ä¸€èº«å„¿è—è¢ï¼Œè™Žçš®é»„的衬衣配上砖红袍子,衣襟和袖口都镶着皮毛的边儿。


  é…è‰²æ€ªå¥½çœ‹çš„。


  åˆ˜ä¸§ç«¯è¯¦ä¸€é˜µå„¿ï¼ŒæŠŠè¡£æœå±•å¼€ï¼Œæ‹Žåœ¨åŠç©ºï¼Œâ€œå•ªå•ªâ€çš„抖顺。


“今天有特殊安排?”


  æ€Žä¹ˆç©¿çš„如此隆重。


  èƒ–子抬手,把落在虎口的饼屑吸进嘴里,答:“说不上,就是觉得入乡也该随俗。”


“可以,合理。”刘丧三两下换好了衣服,又起身登上了靴筒,原地蹦了两下,低头看看,还挺满意。


  ä»–走到窗边,把窗户推开,寒气扑面而来。


  çœ‹åˆ°é™¢å­é‡Œç«™ç€å´é‚ªå’Œå¼ èµ·çµï¼Œçš†æ˜¯ä¸€è¢­é•¿è¢ï¼Œä¸€ç°ä¸€ç™½ï¼Œä¸€äººä¸€è¾¹é ç€é—¨æ§›ï¼Œé—¨å¤§æ•žç€ï¼Œå¤–面有几个小喇嘛和游客的孩子在打雪仗,哼哼哈嘿的有来有回。


  èƒ–子把一杯热茶塞进刘丧的手里。


“吃点东西,吃完咱们去那池子探探。”


  åˆ˜ä¸§â€œå˜¶å“ˆâ€çš„嘬了口茶,不解:“不是说好了不管的么?”


  å¤•ä»¤æœæ”¹ï¼Ÿ


  èƒ–子“嗐”了一声,继续道:“不管是肯定不管的,但小哥说他知道一些东西,可以去看看,确认一下。”


  åˆ˜ä¸§å°±ç‚¹å¤´ï¼Œä¸“心对付起手里的干点。


  ä»–难得当最后一个起床的人,怪不习惯。


“……不用着急,慢点吃。”


  èƒ–子看着刘丧被过分干燥的酥饼呛的伸腿瞪眼儿,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

“咳,咳咳!”


  åˆ˜ä¸§çŒä¸åŠé˜²ï¼Œå’³äº†ä¸¤å£°ã€‚


  èƒ–子拍的更大力了。


  åˆ˜ä¸§å™Žçš„眼眶发红,瞪着胖子。


  è§ä»–还想继续出手,赶忙两腿一弯,身子一矮,离开他的展臂范围。


  è¹²åœ¨åœ°ä¸Šæ‚着嘴,到底是把嘴里的东西咽了进去。


  åˆèµ¶å¿™å–äº†å£é…¥æ²¹èŒ¶é¡ºé¡ºï¼Œæ·±å‘¼å¸ã€‚


  â€¦â€¦


  ç¼“了好一阵儿。


  æŠ¬å¤´ï¼Œä»°è§†ï¼Œåˆ˜ä¸§æœ‰äº›è™šå¼±åœ°é—®ã€‚


“……多大仇啊?”


“啊?”胖子莫名。


“你差点把那点东西拍进我脑仁儿里!!”






(2)


  åƒé¥±å–è¶³ï¼Œå››äººç»„外出“巡视”。


  ã€ä¸€è·¯æœ‰è·Ÿéšè€Œæ¥çš„人们,从各处采来了非常多的格桑梅朵,用特殊混合的干苔藓嵌入各处的石头缝隙里。据说这样,这些花在温泉花园里依靠水汽就能存活。


  è¿™é‡Œæœ‰éžå¸¸å¤šçš„石头,他们还垒砌了浴池的边边和边上用来湿蒸的坐台。一夜之间,石头之间多了无数的小花,什么颜色都有,这种西藏特有的美,一下让这个温泉花园,变得极度狂野。】


  æœ‰ç»†å°çš„雪花被震起扬到半空,刘丧抬头,看着被架高到足有六米多的顶棚。


  æ£šé¡¶ç›–着的麻布上被写满了字迹,垂下来,好像巨大的经幡。


  è¿™ä¸ªåœ°æ–¹ç®€ç›´å’Œå®Œå·¥æ—¶åˆ¤è‹¥äº‘泥,已经不像是个温泉了,好似一夜间便受了赐福,充满了神性。


  åˆ˜ä¸§ç«™ä¸Šäº†ä¸€ä¸ªçŸ³å°ï¼Œå››å¤„眺望。


  åˆ°å¤„都是花儿,覆盖了堆砌的石头。


“有高手啊。”吴邪喃喃自语。


  è¿™äº›èŠ±å„¿å¾ˆå¤šéƒ½æ˜¯ä½Žæµ·æ‹”地区的产物,是被人特地移植上来了,靠着岩石导热才有适宜的温度生长。 


  èƒ–子蹲下,伸手轻轻的触碰花瓣。


  åˆ˜ä¸§ä½Žå¤´â€”—


  å·²ç»æ‰¾ä¸åˆ°åˆé€‚的地方跺脚了。


  ä»–现在能隐隐感觉到下面确实还有空间,只是不够具体。


  ä¸€é˜µé£Žå¹æ¥ã€‚


  â€œç»å¹¡â€å‘出哗哗的响声,更多的雪飘扬而下,又在半空中融化。


  å¼ èµ·çµèµ°äº†å‡ æ­¥ï¼Œç«™åˆ°åˆ˜ä¸§è„šä¸‹çŸ³å°çš„旁边,摸着温热的石壁。



【“其实,他是希望你们能挖下去。”】
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刘丧:他让挖就挖,岂不是很没面子。


ps:噎住了或者咳嗽的时候拍后背真的容易被送走😂我冬天爱咳嗽,我娘有时候看到了就会拍我的后背,但是她拍我的频率很迷,就好像不会骑马的人跟不上马的节奏,每一下都会在马跳起来的时候下落😂

内外叠加。我都觉得我要看见太奶了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:支持礼物点梗。

付费礼物仅支持有经济能力的读者老爷随缘送礼,感恩。

学生宝贝支持我的正确姿势是说你爱我。么么哒。

粮票多多益善啦。我会很有动力

冬天来了。


看图说话。

小徒弟在雪中看到了什么?


以及纯属好奇。

大家穿棉衣的时候会把头发放在外面还是里面?

我喜欢放在里面因为可以充当围脖的作用,很暖和。

但是我哥说我有猫饼。


【盗笔-all丧】如果刘丧回到最初(246)

如果刘丧回到盗笔开始的的时候。

赠笔记。

旅行篇(十八)

私设如山,当架空看。

剧情魔改。

ooc警告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1)


  å¾·ä»èµ·èº«å‡ºæ°´ï¼Œä»Žè¡£æœé‡Œæ‹¿å‡ºäº†ä¸€ä¸ªæœ¬å­ï¼Œè½»è½»çš„放在了张起灵的身旁。


  è²Œä¼¼çš®è´¨çš„封面饱经沧桑。


  ä»–道:【“既然要出去旅游,这些地方都有美景,也都有张家的一些遗存,这是攻略,不妨都去看看。既然天下太平,我就先退下了。我每天都在食堂用饭,有空可以找我来聊。”】


  ä»–说着,把衣服穿好,着重看了一眼吴邪,见换来的依旧是略带敌意的眼神后,又看向刘丧,对他笑笑。


  æ„å‘³æ·±é•¿ã€‚


  åˆ˜ä¸§ï¼šâ€¦â€¦


  åˆ˜ä¸§åªè§‰å¾—头皮发麻。


  è¿™ä¹ˆäº›å¹´æ¥ï¼Œä¹Ÿé™†é™†ç»­ç»­è§å¤šäº†å¼ å“¥å¼ å§å¼ å”张姨们,亲切感……是有一些,但实话实说,不算太多。


  èµ·ç æ¯”起对解老板阿宁汪汪队等人,差距甚远。


  ä»–们这群老张头啊……怎么形容呢,看似各有各的艰难困苦,惨的单纯,实则个人经历五花八门,过于复杂,刘丧算上两辈子,也还是图样图森破,寒暄几句,接待一下还行,再深入的,他也把握不住啊。


  æ‰¾ä»–聊?聊什么?


  æ¯çŒªçš„产后护理么?


  ä»–于是回了德仁一个微笑。


  å¹¶ä¸éœ²ç—•è¿¹çš„往张起灵的身后靠了靠。


  èƒ–子有所察觉,划着水挡在刘丧和吴邪的前面,并道。


“这次算我们心情好,下次不请自来,记得先打钱,交门票!”


  å¾·ä»è„¸ä¸Šçš„表情就变了,笑变得有点苦涩,表演痕迹特别重。


  å¯æƒœè¿™é‡Œæ²¡æœ‰åˆé€‚的观众。


  ä»–向张起灵点头致意,而后转身。


  æ­¥å±¥åŒ†åŒ†çš„离开。


  æ­£å¦‚他步履匆匆而来。





(2)


  åˆ˜ä¸§å’Œå´é‚ªå¯¹è§†äº†ä¸€çœ¼ã€‚


  å´é‚ªå¼ äº†å¼ å˜´ï¼Œç„¶åŽéžå¸¸åˆ»æ„çš„把视线移开,脸上写着几个大字儿:逃避可耻但有用。


  èƒ–子一直盯着德仁的背影消失,才冲着他离开的方向撇了撇嘴,哼了一声,回头,一个蛙泳起手式飘到刘丧身旁,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。


“嗯?”刘丧疑惑。


  ä»–扯着刘丧背过身,小声问道:“你认识刚刚那仁兄?”


  åˆ˜ä¸§è¯šå®žçš„摇了摇头。


“你不认识他,他怎么一副小哥后继有人的表情?”胖子发的是气音,略有些尖锐。


  åˆ˜ä¸§æ— è¾œï¼Œå†²ä»–眨了眨眼睛。


“……”


  èƒ–子让他眨的有点漏气。


  åˆ˜ä¸§å°±é“:“我没和他们有什么深入接触,最多点头之交,有情况我会和你们说的。”


  èƒ–子吐出那口浊气:“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他们那些人水太深,咱没必要去趟,也不是不让你和他们交往,就是……哎,你懂我意思吧?”


“嗯嗯,我懂。”刘丧连连点头,一脸自己真的过了叛逆期的坚定。


“对。”


  èƒ–子说着,悄悄的看了一眼张起灵。


“就咱家,你师父都没支使你干嘛呢,轮也轮不到别人。”


  åˆ˜ä¸§ä¹Ÿè„‘子一抽,学他鬼鬼祟祟瞄了一眼张起灵。


  å¼ èµ·çµæ­£ç¿»çœ‹é‚£ç¬”记本,微微低头,下颌线棱角分明,特别有型。


“我知道啦——”刘丧嘴角不自觉的就挂了笑,拖了个长音。


  èƒ–子捏着刘丧肩膀的手紧了紧。


“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。”





(3)


  è¿œå¤„的星空越发的明亮。


  å´é‚ªè¶´åœ¨ä¸€å—石头上,翻完了那本笔记。


  ä»–把额头顶在笔记的书脊上,闭上了眼睛,久久不语。


  çªç„¶ã€‚


  å•ªã€‚


  ä»–一把将笔记合上,拍在了岸边的衣服堆里。


  ä¸è¿œå¤„。


  å·²ç»ä¸Šå²¸ï¼Œæ­£æž•ç€èƒ³è†Šå°æ†©çš„刘丧被惊醒。


“??”刘丧撑起自己。


  å´é‚ªè¯´é“:“这得是个天大的阴谋。”


“?”刘丧皱眉。“详细讲讲?”


“从我们到这里开始,新任德仁这个线索就贯穿始终。”吴邪把目光投向下山的方向。“挖下面那个池子的时候,有人告诉我可以把青石板挖开,池子的底部还有空间,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,我不想深究太多就忽略,他们开始一遍又一遍的提醒我,包括这一次也是。”


“……池子下面?”刘丧尝试着理解。


  ä»–在食堂的时间更多些,对温泉工程的许多细节都不甚清楚。


“对。”吴邪点头。“准确的来说,是吉拉寺的下面。”


  ç†Ÿæ‚‰çš„味道来了,事情看起来又一次不可避免的开始走向离奇。


  å¯ºåº™çš„下面……


  å•§ã€‚


  æœ‰æ•…事的地方果然少不了隐藏空间。


  åˆ˜ä¸§æ•´ç†äº†ä¸€ä¸‹è‡ªå·±çš„衣领。


“所以呢,他们想你下去看看?有什么是必须你去才能做到的事情么?比如那有个白毛旱魃急需重启,需要你加一把劲儿?”他天马行空的猜测。


  èƒ–子搭茬:“寺庙,和黑熊精也很配,他们说不定是谋划着偷你的僧衣。”


“……”吴邪额头划下三条黑线。


“那我们接下来该干点什么呢?”刘丧问。


  è¿™æ ·çš„怪事儿大概率因吴邪而起,也多半是他来拿主意。


  å´é‚ªå¹äº†å£æ°”。


“不干什么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们只是来旅游的,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乙丙丁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刘丧:你怪幽默嘞。

  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:支持礼物点梗。

付费礼物仅支持有经济能力的读者老爷随缘送礼,感恩。

学生宝贝支持我的正确姿势是说你爱我。么么哒。

粮票多多益善啦。我会很有动力

一个生贺。

在阳光明媚的十一月。



以及,阶段性考试完成。

我以为我暂时解放了。

结果,打开文档,脑子里还是一个字儿都没得。😂


啊啊啊。


就,悲伤。


所以先画个画调整一下状态。


ps:这个qq人风格是致敬官周有一套圆鼓鼓小动物嫩牛五方还是四美(因为没看到成套出的我记不清了,如果有宝知道原画师是谁请千万告诉我我想去膜拜)。就是,强行带小徒弟一个假装一家人。嗯。我的私心日常。

张哥。



备考途中最后摸一下。

下次见面不出意外就是下个月了。

后会有期。

嘤。


【盗笔-all丧】如果刘丧回到最初(245)

如果刘丧回到盗笔开始的的时候。

现身。

旅行篇(十七)

私设如山,当架空看。

剧情魔改。

ooc警告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1)


  å¤©è¾¹åªå‰©ä¸‹æœ€åŽä¸€é“微白的线条,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,云层散开,星光渐显。


  å°±åƒç–‘惑,看似得到解答,实则还蒙着一层薄纱。


  åˆ˜ä¸§å¬åˆ°æœ‰è„šæ­¥å£°è¿œè¿œçš„传来,沉稳而有力,能分辨出来是张家人,毕竟他们真的很有特点,但绝不是张海客,起码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张海客。


  èƒ–子还在和张起灵打趣,问这寺庙里的德仁是谁封的,换届怎么都不问问族长的意见,还在这里故弄玄虚,就该开除他最好。


  å¼ èµ·çµï¼šæœ›å¤©ã€‚


  æ˜¾ç„¶æ—é•¿å¤§äººä¸€å¦‚既往对这些俗务不感兴趣。


  ç„¶åŽå°±å¬åˆ°ä¸€ä¸ªå£°éŸ³ç­”道:“德仁是一种惩罚,你不能开除一个罪人。”


  ä»–说着,从崖边的小道上冒了头。


  å¤©è‰²é»‘了,起初只能看到一个轮廓,随着他慢慢走近,他那张酷似吴邪的面孔渐渐显露出来,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诡异弧度。


  ä¼—人免不了心里一惊。


  åˆ˜ä¸§ä¸€æ‰‹æŒ‰ä½äº†è¡£æœå †é‡Œçš„九节鞭柄,又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记忆。


  æœ€ç»ˆç¡®å®šï¼Œåªæ˜¯é…·ä¼¼â€”—


  è¿™å¼ è„¸ï¼Œå’ŒçŽ°åœ¨çš„吴邪不一样,和十几年前的小天真也有差距,远比不上张海客复刻的精准。


  ä½†ä¹Ÿè¶³å¤Ÿä»¤äººéœ‡æ’¼äº†ã€‚


  å´é‚ªçœ‰å¤´å¿ä¸ä½çš„跳,盯着对方的脸猛瞧。


  å¾·ä»ç¬‘笑,宽衣解带,如他不请自来一般,非常自然的滑进了池子,在边缘坐下。


“不再费力维持了,总会慢慢变得不一样的。”他语气和善,回应了吴邪心中所想。


  äº‹å®žä¸Šç¡®å®žå¦‚此。


  äººçš„长相,不仅有骨相,还有皮相,而皮相这东西,是很吃环境和习惯因素的,你的性格,爱做什么表情,喜欢什么睡姿,身处什么气候环境,都会对你的长相产生一定的影响。


  è¿™ä¹Ÿæ˜¯ä¸ºä»€ä¹ˆæœ‰äº›åŒèƒžèƒŽæ˜Žæ˜Žå°æ—¶å€™ä¸€æ¨¡ä¸€æ ·ï¼Œè¶Šé•¿å·®è·è¶Šå¤§ï¼Œç‰¹åˆ«æ˜¯åˆ†å¼€å·¥ä½œç”Ÿæ´»åŽï¼Œäº¦æˆ–者婚后尤甚。


  è¿™ä½å¾·ä»æ— è®ºæ˜¯å‡ºäºŽä»€ä¹ˆç›®çš„把自己变成吴邪,那些事情也都在往前的十几年里随风而去了,他不再费力打磨细节,野蛮生长,渐渐的也就重新有了自己的特点。


  ä»–这个样子,某种程度上,是在传递自己已经无害的信息。


  æˆ–许他报张海客的名字也是这个目的:把自己和张海客做个类比,来表明自己并无敌意。


  è‡³äºŽä»–到底是谁,他曾经是谁,连他自己都分辨不太清,也就不值得多费口舌。


  åˆ˜ä¸§æ”¶å›žç›®å…‰ï¼Œåˆçœ‹å‘张起灵。


  å¼ èµ·çµå¯¹ç€ä»–轻微的摇了摇头,刘丧收回了蓄势待发的左手,重新靠向池壁。


  æ‰€ä»¥â€¦â€¦æ¢ä¸ªè§’度想想,张海客还真的是很有自我管理的毅力呢。


  â€”—看来那厮别有用心。


  åˆ˜ä¸§ä½Žå¤´åœ¨æ°´é¢åˆ’出水痕,想着德仁那多少有点玄幻的脸,在心里下了如此的一个结论。





(2)


  å´é‚ªä¸€æ—¶ä¸çŸ¥è¯¥è¯´äº›ä»€ä¹ˆå¥½äº†ï¼Œçœ‹ç€å¾·ä»ï¼Œè¡¨æƒ…精彩,默然无语。


  å¾·ä»çš„第一目标显然也不是他,解释了一句后就转头向张起灵看去。


  å¼ èµ·çµå¾®å¾®é¢”首,以作回应。


  èƒ–子有些不乐意了,看着他阴阳怪气道:“知不知道这地方现在收费啊?你这种,贵十倍。”


“放松点。”德仁没什么情绪波动,眼神依旧很平和,逆来顺受一般,对胖子道。“你讨厌的人死在了雪山里,现在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德仁。”


  èƒ–子噎住,一拳打上棉花一样,觉得血压有点高。


  å¾·ä»ç»§ç»­å¯¹å¼ èµ·çµé“:【“族长既然来了,是不是我们可以做一些公事,让我好记录下来。”】


【“无事可记。”】张起灵答。


  å¾·ä»æ²‰é»˜äº†ä¸€ä¼šå„¿ï¼Œåˆè¯´ï¼šâ€œçœ‹æ¥å¤©ä¸‹å¤ªå¹³ã€‚”


  å¼ èµ·çµç‚¹äº†ç‚¹å¤´ã€‚


  ä½Žç€å¤´çš„刘丧悄悄的扯起了一抹笑意。


  è€Œå´é‚ªä¹Ÿç»ˆäºŽæ‹é¡ºäº†å¿ƒé‡Œçš„那股劲,问道:“你怎么想到来做德仁的?”


  å¾·ä»æ²¡å›žç­”,反倒是问他:“你看过这里的晚霞么?”


“额……”吴邪也被噎住。


  åˆ˜ä¸§æŠ¬èµ·äº†å¤´ï¼Œè¿™ç§è¯´è¯æ–¹å¼ï¼Œè®©ä»–想起了林六人那兄弟俩。


  åˆæ–‡è‰ºï¼Œåˆæ‹å¼¯æŠ¹è§’。


  éš¾ä¸æˆè¿™ä¹Ÿæ˜¯è€å¼ å¤´çš„一个隐藏派系?


“或许,有没有一种可能,我们刚刚看过?”刘丧笑到。“很美,值得一看。”


  å¾·ä»æ²¡æƒ³åˆ°åˆ˜ä¸§çªç„¶å¼€å£è¯´è¯ï¼ŒåŠ¨ä½œä¸€é¡¿ï¼Œå¤åˆå†²ä»–点了点头,带着点……恭敬?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。


  çœ‹çš„刘丧怪不自在。

  

“我知道那里的事情。”他突然这样说道。“也经常听说你。”


  åˆ˜ä¸§å‘†äº†ä¸€ä¸‹ã€‚


  é‚£é‡Œï¼Ÿé‚£é‡Œæ˜¯å“ªé‡Œï¼Ÿ


“我在做的事情,有人先一步做成了,值得开心,但和我继续下去没有冲突。”德仁继续,看着刘丧的眼底闪过一丝温情。“吉拉寺,旅游也好,做事也罢,族长总要来的。”


“人有来处,也得有归途,从前的张家古楼见不得人,腐朽的也快,而‘那里’虽好,也不是所有人都找得到的。”德仁没和吴邪好好说话,和刘丧倒是解释了起来。“家里人越来越少,有人死前会来这里,我可以告诉他们族长在哪,‘那里’怎么去。”


  åˆ˜ä¸§å¼€å§‹æœ‰äº›æ˜Žç™½äº†â€˜é‚£é‡Œâ€™çš„含义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刘丧:也是个归宿。



月底考试。最近忙着复习。

更新暂缓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:支持礼物点梗。

付费礼物仅支持有经济能力的读者老爷随缘送礼,感恩。

学生宝贝支持我的正确姿势是说你爱我。么么哒。

粮票多多益善啦。我会很有动力


一些小徒弟。

渊二狗子:

给自家光拍的片,不喜勿入,如果要自己来找不自在我也被当好人,圈地自萌?OK?

coser:墨羽渊

摄影:千音@一葉千音 

同人作者:@光想🐣 â€ƒâ€ƒ

后期:千音   å¢¨ç¾½æ¸Š

【文案】虽然片子里面有,对,片子带剧情

十一月初六   å¤šäº‘

  回东北“探亲”的决定是和胖子一起下的,路途却是刘丧一人走的。

  原因是喜来眠不能一次性离开两个厨子,再加上此行并非自驾,路费翻倍便贵的要死。

  从火车站出来,还要倒两次大巴,才算堪堪接近了目的地。

  刘丧随着人流缓缓向前,看人们一个接一个的,或到达目的地,或转弯,或与亲朋汇合,坐上另外的交通工具。

  直至柏油路和混凝土路面尽数消失。

  直至孤身一人踏着霜雪……

  走向未知。

【盗笔-all丧】如果刘丧回到最初(244)

如果刘丧回到盗笔开始的的时候。

完工。

旅行篇(十六)

私设如山,当架空看。

剧情魔改。

ooc警告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1)

  é‡åšäº†ä¸€æ®µä¸Šå±±çš„路,挖了新的池子,做了防水层,引水下山,又搭建了新池子的棚顶。


  æžœçœŸæ˜¯äººå¤šåŠ›é‡å¤§ã€‚


  å¿™å¿™ç¢Œç¢Œå¿™å¿™ï¼Œä¸¤å¤©æ—¶é—´åŒ†åŒ†è€Œè¿‡ã€‚


  å¤§å®¶ç»ˆäºŽå¯ä»¥æ”¾æ¾ä¸‹æ¥äº«å—劳动成果——喇嘛和参与工作的朋友们,按女-男-喇嘛的顺序轮流泡新池子,刘丧师徒叔侄四人作为老板则拥有一定特权,他们可以随意的泡山壁下方的老池子。


  æ³¡ç§ƒå™œçš®éƒ½è¡Œã€‚


  é åœ¨çªæ£šé‡Œç«¯ï¼Œçœ‹é›ªçµ®çº·æ‰¬ï¼Œè½ä¸‹ï¼Œæ¶ˆèžã€‚


  å¤•é˜³è¥¿ä¸‹ï¼Œå¯‚静无声。


  æ°´æ±½æ°¤æ°²ï¼Œå¼ èµ·çµçš„纹身慢慢浮现,【胖子脖子上挂的六七串这几年他淘的各种土里珠子,说这汤的药力,驱邪和驱尸毒都顶够。】


  åˆ˜ä¸§æ˜æ˜æ¬²ç¡ï¼Œå¬å´é‚ªå’Œèƒ–子侃大山催眠。


  æœŸé—´ã€‚


  ä¹‹å‰åœ¨å´é‚ªèº«ä¸Šä½œç”»çš„小喇嘛又来了一趟。


“德仁已经回来了。”


  ä»–又一次重复道。


  åˆ˜ä¸§æŽ€èµ·ä¸€åªçœ¼çš®ï¼Œçœ‹å‘自觉自愿自动蹲下身给泥炉勾火的小喇嘛。


  å°å–‡å˜›çš„心跳在加速,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了——这个德仁好像很急着想见他们,到底要干嘛?


  å´é‚ªè½»ç¬‘了一声,依旧没有给出小喇嘛期待的回应。


  å°å–‡å˜›å¹äº†å£æ°”,还是撑着不肯明说,将倒扣的茶杯翻起,给几人斟起茶来。


  èƒ–子伸了个懒腰,享受的还挺心安理得。


“我们这次的行程,有北面的安排么?”刘丧眼神迷蒙的看着小喇嘛,突然问到。


  å¼ èµ·çµåå¤´çœ‹äº†ä»–一眼。


  èƒ–子顺势把胳膊搭在了刘丧的身后。


“你想回去么?”胖子开玩笑道。“我以为那地方你早就呆够了。”


  åˆ˜ä¸§å°±æ‘‡äº†æ‘‡å¤´ï¼šâ€œåªæ˜¯çªç„¶æƒ³èµ·äº†ä¸€ä¸ªæœ‹å‹ã€‚”


“朋友?”胖子挑眉。“男的女的,多大了,什么时候认识的?当地人么?我见过没?”


  å¹¶å½“场查了一波户口。


“……”


  è¿™ä¸ªè¯æœ¯ç®€ç›´è·Ÿå®¶é‡ŒäºŒèˆ…妈听说侄女找对象一模一样。


  åˆ˜ä¸§éƒ½æ°”精神了,表示不想说话,并泼了一捧水在您脸上。


  èƒ–子抹脸,嘿嘿的傻乐。


“你可以把他叫来玩儿啊。”他说。“或者你想回去,我们可以把行程延长,不用考虑太多,出来玩,最重要的xi嗨森啊,靓仔。”


“叫来……”刘丧想了想,想到那八百年前发出尚未被回复的信息,叹息。“没什么联系,叫来不太现实,去的话……再说吧。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想起这么一个人而已,他也不一定就在那里。”


“那就边走边看吧,你还有很多的时间慢慢思考。”胖子也揉了揉刘丧的头。


  åŠ›é“放的还算轻。


  å´é‚ªæŽ¥è¿‡èŒ¶æ¯å•œé¥®ï¼Œå¤åˆæŠ¬å¤´æœ›å¤©ã€‚


“我听过一个说法。”


“什么?”刘丧问。


“突然想起一个许久未见的人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彻底忘记他的前兆,另一种……是他对你的思念已经成了型。”


“……”






(2)


  å°å–‡å˜›ä¸€ç›´åœ¨ç»™å‡ äººæ·»èŒ¶ï¼Œç­‰å¤ªé˜³éšå…¥å±±ç¼˜ï¼Œè¿œå¤„的雪山变成一片片黑色的剪影的时候,他才鞠了一躬,准备离去。


  æ¥¼æ¢¯è¿˜æ²¡æœ‰å®Œå…¨åšå¥½ã€‚他在悬崖边上忽然回头,对着池水道:【“德仁喇嘛的俗名,叫做张海客,也许,你们会有一些印象。”】


  å´é‚ªé™¡ç„¶ä¸€æƒŠï¼Œç›´èµ·äº†èº«å­ã€‚


  å°å–‡å˜›åˆåˆä¸€æºœçƒŸå„¿æ²¡äº†å½±å„¿ã€‚


  åˆ˜ä¸§çš±ç´§çœ‰å¤´ï¼Œé¢ä¸Šæµ®çŽ°å‡ºæµ“浓的不解。


“张海客?”胖子同样疑惑。“这家伙不是搞外贸搞的风声水起么?什么时候又跑来出家了?他破产了,看破红尘了?”


  åˆ˜ä¸§ä¹Ÿè§‰å¾—相当离谱,爬上岸,裹了块浴巾,从一旁叠起裤子的兜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。


  ç‚¹å¼€æœ‹å‹åœˆï¼Œå¼ æµ·å®¢ä»–们的企业账号不久前才发了招聘信息,公司环境照片的玻璃上隐隐可以看到他西装革履的倒影。


  å—¯â€¦â€¦


  çœ‹çœ‹æ—¶é—´ï¼Œç®—算路程,他来不及反复横跳,除非他会飞。


  é‚£ä¹ˆã€‚


  å¦‚果吉拉寺的德仁说自己是张海客,公司里的这个是谁?


  éš¾ä¸æˆè¿˜èƒ½æ˜¯å´é‚ªä¹ˆï¼Ÿ


  åˆ˜ä¸§çš„问题没有得到解答,疑惑反而更大了,他把手机放下,就看到水里的胖子和吴邪都在看着他。


  å´é‚ªæœ€è¿‘几天忙的晕头转向,胡子冒出来也没刮,细看上去饱经沧桑。


  ä¹Ÿæ˜¯â€¦â€¦


  ä»–们已经不一样了。


  åˆ˜ä¸§æ‘‡äº†æ‘‡å¤´ã€‚


“有没有一种可能。”他用手指顺了顺粘在后背上的发丝。“张海ke……也可以是克服的克,或者刻刀的刻?”


“额……”吴邪一时语塞。“你说的……好像也不无道理。”


  åˆ˜ä¸§ç…žæœ‰å…¶äº‹çš„点了点头,又拿起手机,犹豫要不要直接找人问问,但想想又觉得不是那么的有必要。


  ä¸»è¦æ˜¯å¼ æµ·å®¢è¿™äººç€å®žå˜´é‡Œæ²¡ä¸ªæ­£å½¢å„¿ï¼Œåˆ˜ä¸§è§‰å¾—,他要是打电话,他敢问,不管多荒谬的东西,张海客都必然是敢认。


  ä½†è®¤å½’认,真假可实在是说不准。


  èƒ–子挠了挠头,从炉子边儿拿起了温热的饭盒儿,化困惑为食欲。


  å´é‚ªçœ‹çœ‹åˆ˜ä¸§ï¼Œåˆçœ‹çœ‹å¼ èµ·çµï¼Œè§è¿™ä¿©äººéƒ½æ²¡æƒ³ç»™ä»–什么反应,憋了口气,把半张脸沉入了水里。


  å’•å™œå’•å™œã€‚


  å¼ æµ·ke……


  å¾·ä»â€¦â€¦


  çŽ›å¾·ï¼Œå“ªå„¿æ¥çš„这么些破事儿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刘丧:虽然但是,好像也没有规定企业家不能出家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:支持礼物点梗。

付费礼物仅支持有经济能力的读者老爷随缘送礼,感恩。

学生宝贝支持我的正确姿势是说你爱我。么么哒。

粮票多多益善啦。我会很有动力